这一年,你过得可好?

  走在薄凉的冬里,学着忘记。就如他人说的,不忘记混乱不安的曩昔,怎么能竭尽全力,给自己发明一个春暖花开的未来。

  光阴荏苒,岁聿云暮。于冬深处,翻开韶光的门扉,挽住流年的雪袖,蓦然回首,时刻的银梭已在织造过往的高兴,年月的镰刀正忙着收割一年的烦恼……

这一年,你过得可好?

  目送远去的韶光以及渐行渐远的人,轻轻地问一声:这一年,你过得可好?

  其实,这一年,不论自己好与欠好,此时都不想粉饰。呱噪,不是我的特性,缄默沉静,也不是我的风格。从来不愿意迁就,一贯不喜爱投合。

  不论他人怎么看,怎么说,自己都是在抱负很饱满,实际很骨感的磕碰中曲折度过。

  于我,最怕亏欠他人,假使偿还不了,是一件很苦楚的事。如若能够,甘愿自己是被孤负的那个。

  不为他人,只因自己不想再担负,有些东西过于沉重,压榨了身心,然后导致无法正常呼吸。

  或许,这一年,自己在他人眼里,吃了不少亏,可吃亏就是福。

  或许,这一年,于自己的心里,又添了少许,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创伤,尽管很疼,可痛也要忍着。

  这一年,春来时,细雨香风,山水娟秀,花开的美艳,蝶舞得逍遥,只需自己,每日粗食布衣,丢掉庸俗脂粉,素面朝天,跟着苦乐更迭的文字,亦悲,亦喜。

  这一年,夏在时,日悬碧空,云影摇红,蛙蹦得很高,蝉叫得热烈,只需自己,无贪,无嗔,无争,躲在贩子的喧嚣里,写着尘俗的俗,领会世外的外。

  这一年,秋去时,落叶成了情感的前言。叶的脱离,树的惆怅,一度让自己“失语”.叶子留给树的,仅仅一年的惆怅,可你留给我的,却是终身的念想。

  这一年,抛弃一些东西,又捡起一些东西。放下的是绑缚自己的无用虚名,捡起的则是久别的轻松自在。

  总算舍得给自己减负,还减得那么完全;总算懂得怎么回绝,还回绝得那么爽性。

  再也不想容易为谁虚掷光阴,再也不必聚众扎堆“随声附和”,再也不去奢求依靠谁……

  是呵,当年头的季风吹向岁末,不论什么,该放的放,该忘的忘……

  做不到的工作,就不要容易许诺,得不到的东西,就要学着赏识,留不住的从前,不如稳妥保藏。

  韶光之水,涓涓流动。一天很短,一年不长,人这一辈子,不能总是爱惜未得到的,而忘记了所具有的。永无休止的愿望,纯粹是作法自毙。

  喜爱这句:为自己开一朵花,让他人欢欣与夸姣。

  是的,本来生命中有许多的夸姣,只因众生皆苦而被疏忽或错失。

  这个国际的姿态,有成长就有老练,有耕种就有收成,有愿望就有期望,有诗就有远方。你种下慈善就能收成福报,你孕育凶恶就会遭灾闯祸。只需拭去过往的阴霾,未来的路才干洒满阳光。

  有人说,人就像一粒种子,丢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成长。

  确实,人有许多隐形的潜能。既受得了中的各种冤枉,又经得起人生里的狂风骤雨。只需你坚持,只需你有满足的定力,时刻会为你开一扇晴窗,天空也会为你架起一道彩虹。

  走在薄凉的冬里,学着忘记。就如他人说的,不忘记混乱不安的曩昔,怎么能竭尽全力,给自己发明一个春暖花开的未来。

  我用往昔的奇秀和媚影,柔眸,用今朝的宽恕和懂得,养心。给自己一个挑选方向的时机,给自己一个期望的理由。告别曩昔,希冀未来,让全部重新开始,从心动身!

  作者:伊人轻舞,原名:马恒霞,又叫琳霞。喜爱在有温度的文字里行走,以钟情执笔,幽寂染墨,坚守一份闲逸清欢,浅释苦乐更迭的悠悠年月。微信:971465109,大众号:伊人轻舞(yrqw6688) ,琳霞微刊

微信重视"明升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历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明升摘录 www.cdxxxx.com

[!--temp.cangyanpinlun--]